九宝堂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32|回复: 0

毗邻而居的三位老中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8-13 11:3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毗邻而居的三位老中医

——摘自李晓阳的博客

我出生在北京,儿时记忆是在北京东城的一条小胡同开始形成。原来这条胡同叫“老君堂”,因为北京还有一条叫“老君堂”的胡同,所以邮局通知我们这条胡同在通信时,需要注明“十二条老君堂”字样,否则出现误投由个人负责。(六十年代后期整条胡同统一称为东四十二条。)

在我们这条胡同里居住着在国内业界无人不知的三位老中医。西口路南大门门楣上篆刻着“神手佛心”四个大字的院子里住着著名老中医胡荫培。东口转角小楼住着先行医后教学的老中医吉良晨。胡同中间偏东的小独院里住着和蔼谦逊的老中医赵振经。论资格胡荫培最老。谈理论吉良晨最深。讲为病人服务赵振经最好。



我的家离赵大夫家最近,所以我们两家来往就多一些。小时候只知道赵大夫一家是江浙一带的人,赵大夫长得胖胖的,见人先微笑再说话,不论多急的病人,经他轻轻的几句安慰话语和体贴的微笑,马上就会安静下来。根据大人们只言片语的议论得知,赵大夫本来不是学医的,就是因为掌握了治疗几种特殊病的偏方,加上本人的聪慧与刻苦才吃上这碗饭。他一直在一个挺有名的药店坐堂。因为他挽救过我弟弟的生命,所以在我的记忆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。

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,不到两岁的弟弟误食了一盒(20片)果导片,我们发现时他已经脸色煞白,满头大汗,狂泻不止。妈妈急忙抱着软塌塌的弟弟到赵大夫家,人家正在吃饭,听了我妈的叙述即刻放下饭碗,一边安慰我妈,一边给弟弟听诊把脉,几分钟的功夫就开了一张药方递给我,让我赶紧到东口药铺去抓药。我急忙接过妈妈塞在我手里的钱,用最快的速度跑去抓药。谁知卖药的不给我抓,说我是小孩,必须得家里大人来才行。我只好疾速返回,把情况向大人汇报。只见赵大夫拍了一下他那宽大的脑门说:我是忙乎晕了,这个方子“敛”得太狠,没人敢抓,还是我去一趟吧!

赵大夫亲自到药铺签字备案才把药抓回来。他家阿姨支起药锅就给熬上了,听他对我妈妈说:孩子误食得太多了,如果按平常剂量很难奏效,孩子会有危险。我开的方子这么大剂量药铺都不敢抓了,风险是有的,冒风险比等危险强,我担得起。孩子吃完药先不要回去,我要观察几个小时才放心。

我那个时候也是个孩子,不知不觉地靠在人家桌子边睡着了。第二天早上才知道赵大夫给弟弟喂完药以后,坐在旁边观察了四个钟头,确定不会有什么危险了,才让妈妈把弟弟抱回家。弟弟回家后足足睡了一天一夜,不吃,不喝,也没有再泻。

知道这件事的街坊邻居都说赵大夫神了,大人一次也就吃两片,这么点儿孩子吃了十倍的量,几毛钱的一剂汤药就给止住了,不可思议!大家都说我弟弟捡了一条命。

这么好的一家人也没能躲过那场祸。赵大夫的老父亲原来在清宫里当过差,运动中被折腾死了。赵大夫夫妇都被剃了阴阳头,不知挨了多少次批斗,院子被占了,家具被拍卖了,古玩字画被砸了.烧了,他家的三个孩子最大的比我还小两岁,我家能做的也就是趁着造反派看管不太严的时候,给三个无依无靠的孩子送去些吃的。尽管当时我爸爸也在受难,毕竟还有妈妈在家,他们兄妹三人真像路边的草,有时眼见他们被人欺负也不能“拔刀相助”。我既没有实力,也没有胆量,只能劝他们不要和出身好的孩子玩儿,尽量躲着他们走。

下乡后每次探亲回家,我都要到赵大夫家去看看,几年的折腾使他苍老了许多,满脸的微笑没有了,欢快的语速减慢了,那场祸给他留下了见人先低头,再后退半步才说话的后遗症几十年都没有改过来。我每次看到他的这个动作,心里总是酸酸的。

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八十年代初,他和我说国外的同行多次邀请他去担纲那里的国医院,他一直犹豫不定,想听听我怎么看这件事。我见到他近些年窘迫木讷的状态也劝他换个环境,心情好了也许能多活几年。就是这次见面,在我爱人尚无感觉的情况下,他给她把过脉后向我妈妈道喜:“您快要抱孙女了!”八个半月后我的女儿降生了。

我们两家先后离开了这条胡同,至今没有了消息。






吉良晨大夫

住在东口的吉良晨大夫是满族人,他的大女儿和我是同班同学,有时我们的小组作业就在她家完成。由于这位同学是家里的老大,所以我们写作业时总要留一个人陪她弟弟们玩,以保证其他同学的学习环境。我小的时候也很贪玩儿,因此这项任务大多由我来承担。等大家都完成作业后把我换下来,我就草草几笔连写带抄地把作业完成。

我小的时候很愿意和大人聊天,听他们讲一些似懂非懂的新鲜事情,在和吉大夫仅有的几次聊天之中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。

吉大夫的中医药学启蒙于他的爷爷,当时他给我讲过他爷爷的名和字,因为名字太长,有七.八个字,我根本记不住,听着有点像蒙古人的名字。后来回家问过我爸爸,爸爸说也许和我们家族一样,是满清王朝进京时来到北京的。吉大夫曾经拜过很多中医名家为师,其中有晚清御医袁鹤侪(chai),伤寒大家陈慎吾,民间世医韩琴轩,金匮名医宋维新等。吉大夫的学习钻研精神值得学习。他通读了内科,疑难,伤寒,金匮本经等名著,据他自己讲没有进过正规的中医学堂,他的学业纯属出于家传.师授.自学。

他从二十一岁悬壶,几十年从医,著书,任教,研究,多次应邀到美国,日本,泰国,菲律宾,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讲学,会诊。1994年与崔月犁(原卫生部长)一同获得“首届【生命杯】世界传统医学大会国际最高个人荣誉奖”

吉大夫不但在中医名家中享有盛名,对武术拳法亦造诣颇深,年轻时就喜爱弄拳舞剑,尤其是道家行气功法更是精通。他是买氏形意四代传人,露蝉门下五世弟子。

“计划生育”这个词我也是第一次从他这里听说,当然不是二十年以后“只生一个好”的概念。他说刚结婚时就做好了计划,准备不论生男生女,就要四个孩子,名字的排列是“清.明.伶.俐”。我的同学是家中老大,名字中就有这个“清”字。

吉大夫比我爸爸小一轮,那场运动到来时刚进入中年,在三位老中医中应该说是最幸运的一位。






胡荫培大夫

居住在西口的胡荫培是一位中医大家.为人谦和热心,说话略带河北口音,是一位真正的中医世家,毕业于华北医学院,师从施今墨,以家传针灸与施今墨弟子问世,有“毫发金针”之誉称,在当时的针灸界与王乐亭齐名,享有“南王(乐亭)北胡(荫陪)”的盛名。

胡大夫住的院子相当讲究,三层条石台阶走进一个开间的门道,门楣上一块大匾写着“神手佛心”四个大字,(当时还记得送匾的人名字,现在已经忘了)往前走见影壁左转就见到了很大的四合院,尤其到了夏季红花绿草把整个院子装点得十分漂亮。

也许是胡大夫门面大.庭院深的原因,加之经常有一些前来求医权贵们的小轿车停在门口,周围的街坊们有个小病小灾的都很少“麻烦”胡大夫。一是想人家是大家,咱这点病怕人家不屑。二是怕人家不给面子,脸儿上挂不住。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,不论穷人还是富人都是很讲究面子的。

我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进过几次这个大院。我妈妈一位在甘肃的亲戚(我称呼姨),得了一种很怪异的病,两年的时间走遍了大大小小无数家医院,总是时好时坏不能治愈。我妈妈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领着她去找了胡大夫,胡大夫很热情地接待了她们,仔细问病情和不适的感觉,询求医治疗的经过,按中医的诊疗程序认真的走一遍之后,他告诉我妈妈用十天左右时间,用针灸加汤药的方式先行治疗,如果不见好只能再到其他地方治疗了。

我姨听到胡大夫这么一讲,有些心里没底了,一个劲问我妈这个胡大夫究竟能不能治好她的病,我妈说“你两年走了那么多地方,谁也没保证看好你的病,咱们不是在努力想办法吗?有能耐的人从不把话说满,他能答应给你治就有希望。”后面的日子里就是由我陪着她在胡大夫约定的时间里,到他家去扎针灸,取药。

由于几次接触,从大人的谈话中知道了很多事情,胡大夫在中医针灸方面确实有独到之处。而且中医名家的药方,是不轻易交给你到药铺去抓药的,现在明白了这就是知识产权吧?连东口药铺里的人都说“你们胡同里三位名家,我们只能抄到赵大夫的方子。”

我姨的病情一天天好转,五天的针灸和吃药,已经不用我扶,自己走着去看病了,一周后满面红光,基本看不出经过两年病魔煎熬的样子了。姨和妈妈在商量怎样酬谢人家的时候犯了难,人家什么都不缺,我家什么都没有,给钱也不知道多少合适。我在旁边给他们出了个馊主意:“我见胡大夫给病人看病的屋里挂着几面锦旗,如果把大门口的‘神手佛心’四个字写在上面,人家也许会高兴。”我的意见被采纳了,只是在制作锦旗时我姨觉得礼太轻,又买了一对景泰蓝花瓶一并送去了。人家只把锦旗收下,那对花瓶说什么也不要,到底让我姨拿了回来。

在我姨离开北京的那天早上,胡大夫派人送来了一包东西和一张字条,我记得上面写着是“病情虽已稳定,不要忘记禁忌,带上一些巩固药剂,平均分两个月吃完。你的病情我已记录,有什么情况随时来信。不要再买任何东西看我,看病是我的本职,更何况你四处求医两年,众多大夫给你医治,哪能一点儿效力没有?只是你最后赶到我这里病愈了,算我偏得,并非我一人之功,不必太在意,愿你康健!”

爸爸看完这张字条后,拍着我的脑袋说“大家就是大家,你永远要记住‘谦受益.满招损’的道理。”

“爸爸!我都记住了。”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 
 
客服QQ:
客服笑笑
客服星星
客服旺旺: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九宝堂祛痘2群-闭合痘
扫描下面微信得代金券

祛痘,痘印,下巴痘,额头痘,结节性痘,闭合痘,激素皮炎,闭合性粉刺,封闭痘,闭口痘, ( 京ICP备14013333号  

GMT+8, 2019-7-17 02:50 , Processed in 0.060528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